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宜妃一双美眸依旧微笑着,但不着痕迹分开了拉着楚娴的手。

  本想趁机和四福晋把关系拉近些,但眼下太子妃这般对四福晋示好,摆明了是想抢人。她不便争锋。

  皇帝宠妃和本朝太子妃,地位是不一样的。

  太子妃微笑更甚,一派亲切嫂子模样,热络地拉着楚娴,似乎打定心思要让出现坐在她身边。

  楚娴面上维持着微笑,心底却对太子妃的做法打了个大大的问号。

  这位太子妃,一贯端庄自持,哪怕四爷是太子爷的左膀右臂,太子妃也从没对她表现得太过热络。为什么此刻却要拉着她在她身边坐下?

  是做给宜妃姐妹两个看?

  做给屋里众人看?

  似乎没必要。

  整个紫禁城,甚至整个四九城,无人不知太子妃贤惠。执掌凤印以来,她一切都打理得很好。

  那是做给谁看?

  楚娴心底摇头。太子妃这做派实在没头脑的很。

  前朝后宫都知道四爷是帮衬着太子爷办差的,太子妃就算不对她表现热情,大家也都会知道她是太子妃一系。她又何须这般画蛇添足?

  但,想不通归想不通,她是一定不能坐在太子妃身边的主位上的。

  人家是太子妃,在内宫之中,地位仅次于当今太后。

  她却只是皇子福晋,地位在宜妃等诸多妃嫔之后。

  如何能越过宜妃,坐到主位上去?

  若她真的坐到了宜妃前头去,宜妃心底怕是要记恨她一笔了吧。

  这个暗亏,无论如何也不能吃。

  做皇家儿媳妇,得用脑子。

  微笑着把手从太子妃手里抽了出来,然后反过手去扶着太子妃的胳膊请她就坐,楚娴微笑:

  “太子妃抬爱是给弟妹赏脸,我却不能不顾尊卑。还是坐在下首陪太子妃和妃母说说话吧。”

  “四弟妹总是这么规规矩矩的,本宫不过是想和你亲近一下。”说着,又要拉楚娴过去。

  楚娴摇了摇头:“太子妃越是待我亲近,我才越发地要为您着想呢。若与您并坐,岂不有损太子妃的威严。有损您威严的事,我是坚决不能做的。”

  面上微笑,心底却在冷笑。

  太子妃实在反常。

  不过,不就是演戏吗,不惧!

  她可是专业的!

  声情并茂的演绎之下,楚娴处处为太子妃着想,处处守着规矩的形象便跃然而出。

  别人倒还罢了,偏偏她是太后跟前的大红人,如今又打着肚子。这般规矩守礼,倒是让众人刮目相看。

  话说到这份上,太子妃也不会再强迫。面上夸赞楚娴懂事,心底却有些烦躁。

  先前她暗示了六格格许多次,嫁给喀尔喀部的敦多布之后,即便是大妃,但山高水远,日子必定不好过。

  唯有乖乖伏在她太子妃的门庭之下,才能有个依仗,将来过日子也硬气些。偏偏六格格是个不识相的,此次装傻充愣,无论如何都不接茬不表态。

  一番分析,太子妃得出一个结论:

  六格格敢不把她放在眼里,不就是依仗着皇阿玛的宠妃宜妃,和在太后身边极其得宠的四福晋吗?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