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额

  楚娴认真分辨许久,终于看出来,图雅画了一只奇丑无比但又有点蠢萌的猪出来。

  看她盯着那只猪瞧,图雅的脸忽然红了。

  她低头,垂眸,咬唇,过了一会用小手捂住那只猪。

  看她这害羞的小模样,楚娴忍不住逗她。

  她伸手,想捏捏她的小脸蛋。

  图雅又躲开了。

  “嘿,你这小丫头,现在不让我碰了?”楚娴眯起桃花眸:“我是你未来的嫂子,捏一下你的小脸蛋也算不得越矩,你怎么就那么不愿意让我捏呢?”

  图雅脸红的更厉害,声若细纹:“会捏疼的。”

  “我是那么不知道轻重的人吗?”楚娴眼底含笑,又看了一眼被她捂住的那只丑丑的小猪:“我忽然想起一件事,图雅”

  图雅眼睛乱瞄着,看起来似乎有些慌乱似的:“什么事啊”

  “你知道九阿哥属什么吗?”楚娴眯着眸子忍着笑看她。

  小女娃身上那股子羞怯的小模样渐渐消退,她摇头,又有些好奇:“九阿哥属什么?”

  “九阿哥和十弟是同一年出生的,前后只差了两个月。”楚娴意有所指。

  有点婴儿肥的小女娃反应过来,小脸红红地跑开了,连她画的那只猪都没来得及拿走。

  半个时辰后,刚下学的十阿哥快步跑来。

  站到楚娴面前的时候,他说话还喘着粗气:“四嫂,我小媳妇呢?”

  “你羞不羞,还没大婚呢,就敢喊人家小媳妇。”楚娴哭笑不得,这大约是十阿哥和别的皇子最不同的一点了,一点都不内敛。

  “十弟,要是皇阿玛知道了,小心打你板子。”九格格在旁边笑道。

  老十摆摆手:“媳妇茶都敬过了,那小丫头已经是皇阿玛和额娘承认的儿媳妇了。有没有举办大婚都是我媳妇。小爷听说她可算出门了,又跑哪儿去了?”

  老十朝四周看了一圈,奇怪,人呢?

  楚娴朝桌案上图雅画的那只小丑猪指了指:“喏,人没有,画作倒是有一张。”

  老十低头看:“这是她画的?”

  他摸了摸下巴,皱眉:“可真难看。”

  说着又伸手轻轻摸了一下墨迹,是干的。

  “四嫂,小爷还有课业要写呢,先回去了。”老十说着就把那张画卷起来拿走了。

  楚娴看了一眼他快步离开的背影,又看向九格格:“十弟什么时候开始主动学习了?”

  九格格摇头:“以前从没听说过。听说十弟一向随性,喜欢什么才会学什么,他是最不喜欢做文章的。”

  借口,肯定是出去找图雅了。

  老十刚走了一盏茶时间,图雅又回来了,在桌案上翻了翻,她皱眉望天:“哪去了?被风吹走了?”

  楚娴和九格格眼睛都不眨一下:“可能吧。”

  小女娃脸上露出一丝丝可惜的神情来,又有点脸红,但是过了一会,她不知道响起了什么,捂着耳朵晃了晃脑袋。

  楚娴憋着笑看着她,这小丫头有点萌呼呼的,可爱,想抱进怀里使劲揉一揉。

  图雅对上楚娴的眼神,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小脸,然后拉着九格格赶紧走了。

  楚娴托着下巴看她们俩,忽然觉得如果她能有个女儿也不错。

  像九格格这般温柔才气,或者像图雅这样乖萌天真都好。

  小七盘腿托着下巴,皱眉:“像六格格不好吗?老大好像很不希望将来的女儿像六格格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