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塌暖待夫归,其实就是说紫禁城里很暖和,她希望他早点回家,绝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意思。

  掰开揉碎了认真想想,这真的没什么,算不得艳诗,算不得……

  信还是要回的。

  他起身坐到桌案前,亲自铺纸研磨。

  楚娴信写的短,他也不会写的太长,不过片刻就写好了回信。

  亲自封好火漆,抬声唤了苏培盛进来,他手指轻轻扣了扣桌案:“把信交给侍卫,待皇阿玛往京城传信时,一并送过去。”

  苏培盛猫着腰应了,把信小心揣好,这还是四爷头一回给福晋写的信呢。

  “尽快收拾一下,爷跟皇阿玛说一声就出发。”四爷起身朝康熙临时起居的院子走,极其自然地把楚娴写的那封信叠好塞进自己的袖口。

  身体里有团火,多领些差事是唯一的排解途径。

  接下来两天,四爷的效率越来越高。早出晚归,带着工部的人仅仅用了两天时间就徒步勘察了十几里。

  康熙很满意,傍晚跟儿子们一起用膳的时候不吝夸奖:“老三老四都是头一回跟着出来当差,朕先前尚有些担心,这几日瞅着你们越发用心,差事倒越办越好了。”

  “是朕的儿子。”他微笑,想到自己已经生了十四个儿子,且已有四个长大成人,一个个办起差来都像模像样的,心中很欣慰。

  三阿哥连忙笑着接话:“为皇阿玛分忧是儿臣分内之事。”

  四爷一板一眼接着道:“无定河水患,皇阿玛心忧,儿臣自当竭力为皇阿玛分忧,也盼着早日将无定河治理安定,让两岸百姓院里水患之苦。”

  “哈哈哈,三弟四弟说的好,你们才刚刚当差就能如此勤勉,大哥瞧着也欣慰。不过你们也不用着急,”大阿哥说着拍了拍两个弟弟的肩膀:“往后需要你们的差事多的着,也不能过于拼命。”

  他说着又看向康熙:“儿臣也求皇阿玛不要过于操劳,千万保重龙体。”

  康熙又点点头,对三个儿子的表现都很满意。

 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,是他幼年时期盼的皇家的样子。

  “今夜月色不错,待会朕待你们去亭中赏月,你们兄弟三人各赋诗一首写写咱们这次勘察河道的事儿如何?”心情好,兴致自然就高,康熙笑问。

  三阿哥文采在皇子中从没拖过后腿,此刻自然不会怂。不仅不怂,甚至还有特特含笑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四爷。

  这个办起差是来一点也不含糊的老四,这个才收到娴儿书信的老四,总算让他有机会能压他一头了。

  他的眼神,四爷没理会,只是不知觉的再次轻轻摸了摸放在袖口的那封书信。

  已经记不得这几天以来是第几次触碰了,碰一次就觉得指尖微烫似的。

  “诗”,一听到这个字,不知道为何指尖就有些异样。

  站在几步外等着听吩咐的苏培盛微微抬着眼觑了一眼自己主子,有些纳闷四爷到底是怎么了,手腕不舒服?这几天四爷怎么忽然多了这么个摸手腕的习惯动作?

  远在几百里之外,正被十四阿哥缠着教他认字的楚娴忽然无声笑了。

  这已经是第几回了?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