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  少年眸光闪过一抹幽暗之色,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精巧的下颌。

  他俯身,把她压倒锦被之上。

  霸道绵长的吻落下去,一点点夺取她身体里的氧气。

  晕眩的感觉从舌尖蔓延,她不自觉轻声嘤咛,瞬间点燃人的火气。

  他的吻越发霸道,一手钳着她脖子,一手从锁骨一路向下。

  胸前一凉,薄衫被掀开。

  他指尖的温度稍稍有些低,楚娴身体微微抖了抖。

  手指的主人察觉到,赌气似得在她腰间捏了一把准备撤回去,冷不丁的一只小手摸了过来,握住他微凉的手指。

  心中一抹异样的情感涌上来,甜中带酸,左胸的位置好像被塞进去什么东西似的,瞬间鼓胀了起来。

  他反握住她柔弱无骨的小手,按过头顶。

  动作越发霸道,想要占有她的欲望极其强烈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他单臂撑起身子,另一只手去解自己的扣子。

  身下双眼迷离的小女人似有些不满,轻轻哼了一声双手勾住他的脖子。

  她光洁的额头在他下颚与脖子附近轻轻地来回蹭了几下,低低唤了声“四爷”。

  绵柔幽长的两个字,唤的人心都要化了。

  这只小妖精!是不是一天不勾他就浑身不自在!

  她到底知不知道矜持两个字怎么写!

  该死!

  今晚他原本只是想来看看她睡了没,仅此而已。

  没想到……

  她的侧脸在他胸前轻轻地来回蹭着,像在索要。

  少年眸色变得更加火热,一把剥去她的外衣,把人扔进锦被之中,他狠狠覆了上去。

  这小妖精,太欠收拾了!

  大红鸳鸯锦被起起伏伏,裹不住许多春意。

  次日清晨

  苏培盛在外头回话:“启禀四爷,东西都收拾好了,您该起身了。”

  四爷睁开眼睛,凤眸中一片清明,明显是早就醒了。

  看了一眼窝在他怀里的娇软小福晋,他尽量放轻动作。

  楚娴还是醒了。

  “四爷要去哪儿?”她费力抬起胳膊,使劲揉了揉眼睛,想让自己尽快清醒。

  四爷眉头微皱,束好要带坐回床沿,把她按进被窝:“皇阿玛去无定河勘察河堤,点了爷随行伴驾。”

  楚娴又揉揉眼睛,声音娇软:“那四爷早去早回,娴儿等您一起用晚膳。”

  四爷唇角微勾,楚娴听见小七提示她涨了一点好感度。

  她抬头,有些疑惑。

  就瞧见那凤眸中仍残留着一点点还没完全隐去的暖意,但很快又变成了恨铁不成钢似的眼神:“无定河离京城有段距离,连年泛滥百姓遭罪,这回皇阿玛亲自去勘察,大约一个月才会回京。”

  “一个月?”楚娴猛地撑着身子坐起来,满眼满声不可置信。

  竟然要这么久!

  命呦!

  楚娴有些艰难地开口:“四爷,皇子们伴驾随行,不能带着女人对不对?”

  虽然是问句,可那小奶狗一般的祈求眼神,明明白白就是想要他带着。

  实在是太黏人了。

  四爷似有些不悦:“勘查河堤是正经差事。”

  而且这是个苦差事,谁会让后院的女人跟去受罪?

  楚娴的心揪了起来,只要四爷不在她身边,一天就要扣掉三天生命值……

  她的命,可怎么办?

  此刻她无比后悔,之前为什么一时脑抽接了这么个任务?

  “检测到您的担忧值达到51点,触发限时任务。”小七出声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今天是推荐票pk的最后一天了,求票票我们一起努力到最后甜甜不知道这个pk到底几点结束,求大家把手里的票票尽快投给甜甜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